特有贵妇气质的漂亮妈妈

    时间:2018-02-05 妈,你是这个世界最美最美的女人!我要爱你一生,我要和你恩恩爱爱一辈子。
    谢谢你为我生儿育女!」
    主人公心语文中人物:孙丽琴 我妈妈,哈尔滨市某大型商场服装部的经理,43岁(2006年),已婚,丧偶,平时喜欢做美容、逛街、听古典音乐,看电影,只有一个婚生子,我,阿泉!我——阿泉,男,哈尔滨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主要做刑事、经济案件,26岁,未婚,平时喜欢看乱伦、熟女、丝袜网站,喜欢成熟妇女的高根鞋,丝袜和胸罩、内裤。
    上初中时就已经暗恋上自己的亲生妈妈。
    终于下班了,我几步冲出了单位,我知道,这个时候妈妈早到家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地方,心裏一阵阵的高兴,因为今天是双号!(想知道为什么吗?往下看吧)回到了家,从厨房传出一阵阵的饭菜的香味,妈妈果然早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忙着做晚饭,身上黑色的到膝职业套装裙子还没有来的急换,脚上穿黑色尖头细根的高跟皮鞋:妈妈那长长的头髮被一个紫色的发卡盘在了脑后,淡红色的唇膏在妈妈的嘴唇上显得更加的性感,而那眼角的鱼尾纹看起来更加让人感到一种成年女人特有的的成熟,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配上妈妈那一米六八的身材,再加上裙子下麵的肉色长筒丝袜和脚上的那双黑色尖头细根的高跟鞋,是男人就会心动!从后麵看妈妈别有一番风情哟。
    我站在那裏,欣赏着妈妈,就像看一件世间珍宝一样!「回来了?」
    妈妈见我回来了,一边切菜,一边笑着说。
    「回来了!」
    我把手包扔在了桌子上,进了厨房,从后麵紧紧地抱住了妈妈,头靠在妈妈的背上。
    「讨厌啊,小心妈切了手」
    妈妈笑着说。
    「妈,今天可又是双号噢!」

    我贴在妈妈的耳边说。
    「小坏蛋,你又想要了?」

    妈妈笑了一下,脸红红的。
    「是啊,妈,今晚咱母子俩过‘夫妻生活’好不好?」
    我故意把「夫妻生活」
    说得很重。
    妈妈扑哧乐了,「小崽子,你知道什么是‘夫妻生活’啊?就要过!」
    我轻轻地吻着妈妈的耳垂,闻着妈妈身上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幽香体味,一边说「妈,那今晚上了床,你教我什么是‘夫妻生活’好不好?!」
    妈妈白了我一眼,笑着说:「死样!妈跟你天天上床,你还能不知道什么是‘夫妻生活’,还用妈教你!」

    「妈——」
    我开始吻妈妈的脖子了。
    「行了,现在别整妈了,那……今天晚上你上了床,可轻点骑妈!」
    妈在耳边轻声对我说。
    「行,上了床,儿一定让妈好好的舒服舒服!」
    我故意又吻了妈妈的脸一下。
    「死样!」
    妈妈推开我开始做饭了,脸上是羞红的笑容。
    忘了给大家介绍,我叫阿泉,今年25,是我妈的独子,现在是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我妈叫孙丽琴,今年43。
    年轻的时候是部队歌舞团的伴舞,身材一流,爱穿细高跟皮鞋,玲珑有致的身材。
    妈妈对我说过,她年轻的时候,有好多男人追过她,后来转业到了一家大商场,现在是这家大商场服装部的经理,现在虽然已经43了,可身材还是很棒的,上街的时候总是会有男人多看她几眼的,身上该凸的地方就凸,该凹的地方就凹,更要命的是,我妈身上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风韵。
    不怕大家笑话,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偷偷地暗恋上了我妈妈,严格地说,妈妈是我第一个初恋对像哟,从小我就喜欢在妈妈的怀裏,妈妈身上总有一种很香的女人味。
    我妈和我爸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我爸是高干子弟,我妈就跟了我爸,后来我爸下海做生意,和别人成立了一家公司,生意很好,赚了很多钱,在前三年因为车祸去世了,爸爸在公司裏有很多股份,再加上我是律师,所以我和妈妈每年都能在公司拿到分红,再加上我平日办案拿代理费,所以日子过得很不错,现在家裏只我们俩个人。
    我和妈妈的关係可不是母子那么简单!一切还要从爸爸去世前一个月说起:那天,我和几个大学的朋友去喝酒,玩到十点多才回家,到了家门口,一个很刺激的想法在我的头脑中形成,本来我没有喝多,但我装做喝多的样子进了家门,妈妈正在她的卧室裏看电视,一见我回来了,而且满身酒气,就起身,着扶着我在房厅的沙发上坐下,我也顺势靠在她的怀裏,(好吃妈妈的豆腐哟),我妈问我「儿子你是不是喝多了?不能喝就少喝一点吗!」
    妈妈穿着一身黑色丝蕾睡衣,裏麵的内衣都看得一清二楚,我一边低着头装醉,眯着眼睛欣赏妈妈的内衣,一边问「我爸呢?」
    「他今天晚上不回来了,他们的几个朋友有应酬,去玩去了」

    我一听,心中一阵窃喜。
    「妈,抱我。」
    我装做喝多的样子跟妈妈耍娇。
    「多大了,还要妈抱!」
    妈妈微笑着用凉毛巾替我擦着头。
    「不,我是儿子,你是妈妈,我就要你抱,妈——」
    我在妈妈的耳边轻轻的嘟囔着,「下一次少喝一点,你喝成这样,妈妈好心疼,你知道吗?」
    妈妈把我抱在她的怀裏,轻轻地给我用凉毛巾替我擦着头。
    躺在妈妈的怀裏,呼吸着妈妈身上体味,好爽!「妈,今晚我想你抱着我睡。」
    我说。
    「这么大了,还要妈抱着睡啊,将来娶了媳妇,还不让媳妇笑你啊!」
    妈妈轻轻地点着我的额头,笑着说。
    「不嘛,今晚我就要妈抱我睡!」
    「……」
    妈妈好像是在想。
    「妈——」
    我小声叫着「行了,今晚跟妈在妈的那屋睡吧,你爸今晚不回来,但你以后可别跟你爸说你喝多了酒,不然他又会说你了,知道吗?」
    妈妈终于开恩了,「好妈妈。」
    我说。
    「以后少喝一点,少让妈操心就行了!你躺一会,妈给你放洗澡水。」
    说完妈妈起身去了卫生间。
    洗澡水放好了,妈妈让我先洗,洗完就让我上床睡觉。
    我洗完后,故意只穿着一件内裤进了妈妈的卧室,一头躺在妈妈的床上,装做很困的样子,妈妈正在梳妆台前梳头,看见我这个样子,给我盖上被子。
    我装成已经睡熟的样子,妈妈见我睡熟了,就没有到卫生间脱衣服,而是背过身子,在自己的房间脱衣服了,我一边装做睡熟,一边眯着眼睛看妈妈脱衣服。
    妈妈一边看着黑龙江电视台的「新闻夜航」
    一边脱下黑色丝蕾睡衣,放在椅子上,老妈裏麵的内衣是水粉色,乳罩前麵是软泡末的那种,(女人好像都喜欢穿这样子的胸罩,后来妈妈偷偷跟我说过,她们女人穿这样的好有体形,突出胸部,其实妈妈的胸部不小了,可她还是喜欢大一点,唉,女人哪……),然后双手伸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挂钩,胸罩解开了,妈妈那双丰满的,雪白的乳峰立即弹了出来,好大!妈妈的胸罩致少有3、4号的样子(后来知道是四号),抓上去一定很有弹性!我下身一下子就硬了起来,妈妈没有注意我在偷看她,还是一边看电视,一边顺手把胸罩扔到的床头。
    妈妈的内裤是白色丝蕾的T形内裤,双腿之间的部分透出几根黑色的细毛,妈妈小心地褪下了内裤,扔到了床上,然后妈妈就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我一边听着卫生间的哗哗的水声,一边轻轻的揉搓着自己的阳具,下体慢慢地硬起来,顺手拿起妈妈扔在床头的内衣,内裤,放在鼻子下深深地闻起来,有一种妈妈特有的成熟女人特有体香,而且妈妈身上体温还在衣物上,好爽!!我小心翼翼地用舌头尖添着妈妈的内裤底边和胸罩内侧,心裏喊着「妈妈,我的女神!我爱你!」
    一会儿,妈妈洗完了,我急忙把妈妈的胸罩、内裤放回原来的地方,躺在床上装睡。
    妈妈从卫生间出来后,擦干身子,从衣柜裏拿出一套黑色内衣穿上。
    然后把床上的衣服扔进了卫生间裏。
    然后妈妈在我的身边躺了下来,我装做被弄醒的样子,眯着眼睛对妈妈说:「妈,洗完了?」
    「妈洗完了,睡吧!」
    「妈,抱我。」
    我撒娇的说。
    「行,妈抱。」
    妈妈笑着抱着我。
    我一头扎进妈妈的怀裏,脸正好对着妈妈那戴着白色丝蕾乳罩的乳房,好暖、好香,就是妈妈胸罩内裤上的那种气味,于是我也用手搂着妈妈的腰,好让我和妈和身体更近一点。
    左手搂着妈妈腰,而脸又对着妈妈那丰满的乳峰,我又开始硬了,刚巧的是,我的下身正好对着妈妈的双腿间的空隙,妈妈动了一下,但没有说什么。
    只是把我搂得更紧了,我也把妈妈的腰搂得更紧了,下身直挺挺地顶在了妈妈的双腿间,在我们母子俩性器官中间,只隔着两层薄薄的织物。
    过了一会,妈妈放开我,上了卫生间,我听到卫生间裏有用卫生纸擦东西的声音,是不是……???好像是妈妈那裏湿了!!!妈妈擦完后,又回到了床上,又和刚才一样的抱住我躺在床上,只不过搂得比刚才更紧了,我搂妈妈腰的手也紧了,下身还是直挺挺地顶在妈妈的双腿间,妈妈似乎也很喜欢这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动了一下,于是我那硬硬的东西正好顶在妈妈的内裤底侧上。
    我们母子俩一句话也没说。
    呼吸着妈妈身上特有的成熟女人的气味,下身变得更加坚硬了。
    「不行,不射出来,我今晚睡不了!」
    我心裏想想着妈妈对我刚才行为放纵,和有意无意的体位配合。
    「可是妈妈会同意吗?」
    「妈妈换下来的内衣、内裤在卫生间!」
    一个念头在头脑中形成。
    「妈,我要尿尿,」
    我故意奶声奶气地对妈妈说。
    「臭儿子,这么大还让妈给你把尿啊!」
    「自己去吧,还让妈帮你呀!」
    妈妈仿佛知道我要去做什么,小声地在我耳边着嘱咐说。
    「哎!」
    得到了妈妈的特赦,我心裏更有底了!进了卫生间,我打开洗衣机,果然,妈妈的胸罩、白色丝蕾的T形内裤,还有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在裏麵,我把妈妈的白色丝蕾的T形内裤放在鼻子下用力的呼吸着,闻着妈的体香,把那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套在阳具上,对着妈妈的胸罩用力的揉搓,回想着妈妈那漂亮的脸,长长的秀发,光滑的脖子,成熟的身体,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黑黑的阴毛,还有那神秘的地方……在心裏大声喊「妈,我要操你,妈,我要占有你!!!!!!」
    想象着妈妈被我骑在身下,欲死欲活地呻吟,自己粗大的阳具在妈妈的下体进进出出时,阳具一阵阵颤抖,射精了,妈妈的那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和胸罩上全是我白花花的精液,好爽!我又故意用妈妈胸罩的内侧和白色丝蕾的T形内裤的底裤部位擦了一下。
    回身回到了妈妈的卧室,我躺下后,妈妈仍旧紧紧地搂着我,我还是把头放在妈妈的双乳之间,妈妈在耳边小声的对我说「衣服放在那吧,明天妈自己洗」
    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妈妈搂得更紧了!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和妈妈的关係变得很複杂了。
    第二天早上,等我睡来了,妈妈早就把早饭做好了,「臭儿子,起来了!」
    今天妈妈的微笑对于我来说是格外的好看,格外的美丽!「妈,你早起来了!」
    我说我起来上卫生间,发现昨天晚上被我弄髒的妈妈的那些「女士用品」
    早就洗干净,晾在卫生间裏了。
    在我吃饭的时候,爸爸回来了,解除了我和妈妈单独在一起的尴尬!在这以后,只要爸爸不在,我就可以跟妈妈一起睡,不过我们母子只是相互搂搂抱抱,没有做其它的事哟。
    其间,如果我很想要的话,只要没有别人在的时候对妈妈说「妈,你什么时候换衣服啊?」
    之类的话,妈妈就会心领神会的在卫生间留一点自己穿过的「女士用品」
    (就是胸罩、内裤,丝袜之类,不过每一件都很性感的!)给我!每一次我「用过」
    后,妈妈都总是自己洗干净!直到爸爸出事:爸爸是去公司的路上出的事,爸爸的车和一辆货车相撞,他当场死亡。
    给爸爸料理完后事,我和妈妈回到了家,妈妈好像一点也不伤心,我搂着妈妈问她怎么了?妈妈告诉我说,其实我不知道,爸爸在外麵有两个女人,我听了吃了一惊,两个!妈妈说,对!两个女人。
    其实他不死,妈也準备和他离婚。
    我搂着妈妈,对她说:「妈,别难过,还有我呢!」
    妈妈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
    我紧紧地搂住妈的腰,在妈妈耳边轻声对她说:「妈,你知道吗?儿子好喜欢你!从小的时候,我在心中就开始喜欢你了,儿子我第一个暗恋的对象就是你啊,妈妈,你知道吗?你是这世界最美丽、最漂亮的女人,妈,你知道吗?你是多美!」
    妈妈的脸红红的,低着头,嘴角边一丝丝的笑意。
    过了许久,妈妈红着脸,靠在了我的怀裏。
    「妈知道你喜欢妈,其实从那晚起,妈妈也开始喜欢你了,是那种男女的爱,也有母子的爱」
    妈妈小声轻轻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妈——」
    我紧紧地把妈妈抱在了怀裏,妈妈紧紧地被我搂着。
    我们就这样紧紧拥抱着,良久,良久。
    妈妈忽的笑了,打破了沉寂,我半开玩笑地说:「妈,咱娘俩这样,像不像一对——-」
    「一对?一对什么?」
    妈妈红着脸问道。
    我说:「恋人!」
    妈妈会心地笑了。
    她抬起了头,我竟看见她一脸的妩媚,而眼睛裏竟放射出一缕缕的柔情,我心都醉了。
    我不禁左手拥抱着美丽的妈妈,右手轻轻地捧着妈妈的脸,妈妈温柔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我轻柔地在妈妈的脸上轻吻,从脖子到脸颊,然后再轻轻的吻到了妈妈的红唇。
    终于,她的唇和我的唇贴在了一起,我吸吮着妈妈的温柔热热的红唇,然后将舌头伸入妈妈的口中,慢慢地搅弄着,呼吸中全是妈妈身上那种成熟女人才有的香香的体味,随着热吻的进行,我发现我已不知不觉地把妈妈抱在了自己的怀中,妈妈躺在了沙发上,我全身压在了妈妈的身上,妈妈的头髮全乱了,紧闭双眼,性感的鼻子轻轻的喘息着,妈妈用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红红的唇被我吻得紧紧的,我和妈妈的舌头在嘴裏相互搅弄缠绕,相互吮吸着对方的舌头。
    妈妈那软软的舌头在嘴裏与我的舌头缠缠绵绵交在了一起,相互吮吸着对方的唾液。
    我的下体胀得不得了,妈妈似乎感觉到了,用我吻她的间隔,小声在我的耳边问我:「臭儿子,小鸡鸡是不是硬了」
    「是啊,亲娘,臭儿子下麵已经胀得不得了」
    我装作很难受的样子说道。
    妈妈在我怀裏扑哧乐了,点着我的头说「小色鬼!」
    看着妈妈只有成熟女人才特有妩媚,我不禁说道:「妈,你好美啊!」
    「你就会用好话骗妈!」
    妈妈红着脸小声音说道。
    「妈,我在书上看过,说你们女人一动情,那是不是就会湿……」
    我笑着问被我搂在怀中的妈妈「臭儿子……,好书不看,尽看这些书!」
    妈妈搂着我的脖子,任我的嘴在她雪白的脖子上轻轻地咬着。
    「那……你想知道吗?」
    妈妈脸红红的。
    「好想!」
    「自己进来摸摸,不就知道了!」
    妈妈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一脸的妩媚。
    想不到妈妈是这样的开放,于是,又一次用嘴吻住了妈妈的红唇,右手顺着妈妈平坦的小腹,滑进了妈妈的裙子裏,妈妈穿的是长筒丝袜,摸了一会妈妈光滑的大腿根,我把手伸进了妈妈的内裤。
    (各位请想象一下,在一个若大的客厅裏,儿子搂着风情万种的妈妈在沙发上调情,而且所说的都是只有夫妻间才能说得出口的事,够爽吧!)妈妈的内裤是丝质的,已经半湿了,先摸到是细细的阴毛,好柔软。
    接着,我用中指轻轻揉搓着妈妈的双腿间最敏感的部位,妈妈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啊——阿泉,轻一点揉妈那裏!」
    妈妈红着脸在我的耳边轻声对我说:「为什么啊?」
    「因为那裏是妈身上最重要的,也是最隐私地方,那个地方,做为女人只给最心爱的男人摸,刚才被你摸到了」
    「什么地方啊?」
    我故意问妈妈,开始用力「……」
    妈妈下身又痒又难受「什么地方啊?」
    我又问「妈的下身……」
    「下身什么地方啊?」
    「讨厌了!……」
    妈妈难为情了,把头埋进我的怀裏。
    「说吧妈,都被我摸到了」
    我还在用中指轻轻揉搓着妈妈最隐私的地方。
    「轻一点揉妈的——阴户」
    说完,妈妈羞的脸全红了。
    「我们男人还叫它什么啊?妈?」
    「逼!」
    妈妈终于说来了,好刺激!「妈,我现在摸的是什么?」
    「儿子,你现在摸的是妈的逼!」
    妈妈媚眼如丝地望着我,而这时妈妈的内裤全湿了!妈妈的眼睛半睁半闭,红唇一张一合,性感妩媚。
    我禁不住又一次吻住了妈妈,「儿子……妈的好儿子!」
    我和妈妈的舌头又一次地嘴裏相互搅弄缠绕,相互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和嘴唇。
    ……「妈,我想和你做爱!」
    我在妈妈的耳边声音颤抖的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好兴奋!)妈妈红着脸没有说话,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话说回来了,在这个时候,当妈的能说什么呢?)我一把把妈妈从沙发上抱起来,妈妈惊叫了一声,然后就明白我要做什么了,紧紧地爬在我怀裏,不出声了。
    我搂着她,这个我深爱着的女人,向妈妈的卧室走去。
    进了屋,我把妈妈轻轻地放到了床上,妈妈媚眼如丝地望着我。
    我亲了妈妈的脸一下,小声说:「妈,咱们娘俩把床铺上吧。
    然后……」
    「妈听你的」
    妈妈红着脸,声音颤抖地小声说道于是,妈妈起身,和我一起把床单拽起来,然后我们娘俩又把被子铺好。
    妈妈羞涩地对我说「你去洗一下,妈……妈妈换一下内衣」
    我一把把妈妈搂在了怀裏「妈,我听你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妈,你可一定要换一件性感一点的内衣哟」
    我半开玩笑地说「小色鬼!」
    妈妈扑哧乐了,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小声说。
    「妈——」
    我故意大声地说(开始跟妈妈撒娇)「小点声,别让邻居听见了」
    妈妈怕被别人听到「妈——」
    我还是故意大声地说「怕你了,小色鬼!」
    妈妈终于认输了「你喜欢让妈穿什么样子的?」
    我在妈妈的脸上轻吻了一下,「穿你认为最性感的、最漂亮的!噢,对了,妈,在外麵穿上你们公司的那件黑色职业套裙哟,我真的喜欢你穿那件!好有成熟妇女的韵味!别忘记穿上那双尖头细根的黑色高跟鞋哟!」
    「死样!」
    妈妈的脸红红的跟妈妈打情骂俏的感觉不错哟!说完我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时,妈妈已经特意化好了妆,坐在床上等我了。
    只见:妈妈把她那长长的头髮用发卡高高地盘在了脑后;她还特意地抹了一些深红色的唇膏,深红色的唇膏在妈妈嘴唇上显得更加的性感。
    而那眼角的鱼尾纹加上那淡青色的眼影看起来更加让人感到妈妈有一种成年女人特有的的成熟美。
    她真的穿上了她们百货公司的那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
    她特意裏麵没有穿衬衣,雪白的脖子在黑色衣服的映衬下,格外的香豔。
    脚上的那双性威的尖头细根的黑色高跟鞋加上合身的衣服,配上妈妈那一米六八的身材,再加上到膝套裙下麵的肉色长筒丝袜,今天等儿子一起上床做爱的骚妈妈别有一番风情。
    !我一把把妈妈搂在了怀裏,不禁说道:「妈,今天你好美啊!」
    「真的?假的?」
    妈妈靠在我肩头说。
    「真的!我妈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女人!别的女人根不不行!」
    我轻轻地吻着妈妈眼角的鱼尾纹。
    「妈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最美!臭儿子」
    妈妈娇嗔地说,用手指轻轻点着我的额头。
    「不,我妈多大岁数都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我一口吻住妈妈那抹着深红色唇膏的嘴唇上,(唇膏的感觉滑滑的),妈妈在我怀裏像征性地反抗了两下,就放弃反抗,开始配合我吻她了,不一会儿,我和妈妈的嘴唇就已经没有了空隙,我们娘俩的舌头就彻底地在一起磨擦了。
    妈妈闭着眼睛被我吻的样子好妩媚,她的双手也不知不觉地搂着我的脖子了,随着妈妈急促的呼吸,本来就很丰满的胸部——妈妈的「玉女双峰」
    也上下地起伏着。
    我开始隔着她的外衣,缓缓地揉搓着她丰满的胸部。
    「儿子……」
    妈妈媚眼如丝般地看着我我开始轻轻的咬妈妈的耳垂,并且轻轻地对这个我最心爱的女人——我的妈妈,说出心裏话:”妈,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第一暗恋的对象就是你啊,妈!其实我小时候就开始暗恋你了,只是没敢告诉你。
    知道吗?妈,我第一次梦遗就是梦到了你和我在你的卧室裏做爱,然后我就一下子就射出来了,好多啊!那是我的第一次!以后每一次,妈,我都想着你,才能射出来啊!我爱你,妈妈!”我激动的说。
    「臭儿子,以后妈妈就能像今天这样天天陪着你了,你想对妈说什么,妈都会静静地听你说,以前有什么不敢说出口的,以后在被窝裏你说给妈听,好吗?」
    妈妈轻柔地在我耳边说。
    ”妈,我喜欢你!”妈妈说:「喜欢我,就来为我宽衣解带呀,小笨蛋!」
    我的手抖抖索索的开始解上衣的扣子,妈妈甜甜笑着看着我可爱表情。
    为了鼓励我,妈妈用双手搂往我的脖子,爱抚着。
    妈妈的黑色的职业套裙被解下,一个全新世界在我眼前,两座洁白如雪的乳峰被同样洁白的丝蕾乳罩包围着,只能看到乳房的边缘部分。
    我和妈两人站着抱在一起,我兴奋地从她的脖子吻起,然后又接起吻来。
    吻得时间不长,边接吻,妈妈边抱住我的头,这是给我鼓劲的信号。
    然后我一边吻我妈妈的脸颊,一边将手隔着丝蕾乳罩按在乳峰上来回揉搓着,并不时将手移向腰部与后背。
    「给妈解下来!」
    妈妈指着自己的丝蕾乳罩说。
    我解了许久,没有办法,没有解下来。
    妈妈扑哧乐了,「你啊,就是一个小男生!连给妈解这个都解不下来!以后有了自己的女人,你可怎么办啊」
    「我不要别的女人,只要妈妈」
    「妈会疼你一辈子,妈会,妈会把你当做自己的老公!」
    妈妈脸红红的看我死死地盯着她那丰满的胸部——妈妈的「玉女双峰」
    !「死样,老盯着人家胸部看,妈妈教你怎么给女人解乳罩啊?」
    妈妈妩媚地说。
    「好啊!」
    我好激动!「搂着妈!」
    妈妈在耳边小声地告诉我,怎么解胸罩。
    妈妈一边说,一边拽着我的手,,手把手教我。
    妈妈先让我把手伸到她的背后,「妈的丝蕾乳罩后麵有一个小钩,摸到吗?」
    「摸到了,係的好紧哟!」
    我笑着说「不紧,不紧就要掉下来了,到时候,妈可要走光了!」
    妈妈娇嗔地说「然后哪?妈?怎么办,怎么才能给你解下来啊?」
    我有点着急了,手在妈妈背后的乳罩带上来回地乱摸。
    「着急了?」
    妈妈乐了「嗯!」
    妈妈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把妈背后的乳罩往中间紧点用力,然后,妈丝蕾乳罩后麵的那个小钩,就会鬆点,你就可以把妈乳罩后麵的那个小钩解开了!」
    我按着妈妈说的去做,果然,解开了妈妈的乳罩。
    一对丰满雪白的乳房弹了出来,随着妈妈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我将脸下移,吻到乳峰时,一口咬住了乳头,兴奋的吮吸着。
    妈妈感觉乳头痒痒的,并且这痒渐渐地波及到浑身,快感震动了肌肤,令她内心深处的情欲被快速激起。
    「裏麵可没有奶水哟!」
    妈妈被我吮吸得很舒服、很兴奋。
    我吻着妈妈的上半身,由上而下直到裙子附近,妈妈则跟着兴奋而有节律的摆动着她的优美身姿。
    我边吻舔上半身,边用手脱我妈妈的黑色一步长裙。
    她的裙子被脱了下来,妈妈全身只剩下丝袜和三角内裤包裹着神圣部位,脚底下还有那双尖头细根的黑色高跟鞋。
    我如同圣徒对待圣物般地给妈妈脱下了脚下的高跟鞋,把鼻子放到鞋子裏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爽,妈妈高跟鞋裏的味道!然后把鞋放到了床头柜上。
    妈妈红着脸看着我对待她的那双尖头细根的黑色高跟鞋。
    然后我捧起妈妈那穿着丝袜的美脚,一口一口地开始亲起来,亲了一会,我配合妈妈脱下了丝袜,放在了床头柜的高跟鞋上。
    她开始为我脱衣服,脱裤子后看到了那高立的小鸡鸡中的液体已经染湿了我的裤头。
    「你好坏啊,小鸡鸡那么大。」
    妈妈说我抱住妈妈,将她放在床上,又一次想吻她的香唇。
    妈妈睡在床上,深情望着我。
    我忘情的吻了起来,妈妈则幸福的闭上眼睛,陶醉在浪漫的爱情世界中。
    我用嘴咬住左侧乳房的乳头,拚命吮吸着,另一只手摸右侧的乳房,并用手揪乳头,让妈妈感觉既有点疼,又有点兴奋。
    我向下一直吻到脚心,妈妈叫我脱掉我们娘俩人的内裤,我惊喜的看着她的神圣部位。
    我的小鸡鸡由于精血充盈,像一把利剑直直挺立着,有少许精液流了下来。
    我要用这坚强有力的鸡巴深深刺入成为我的情人——妈妈的美丽阴户中。
    妈妈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床边是刚刚被我温柔褪下的内裤和胸罩,我侧卧在妈妈身旁,单脚斜跨在妈妈身上,一手则抓着妈的乳球不停地把弄着……「臭儿子……把灯熄了好吗……妈妈会害羞……」
    「不不不……我喜欢看妈妈羞怯脸红的样子,像个小女孩似的。」
    我用膝盖去顶妈妈的下体,在儿子不断顽皮的把弄之下,妈妈身体也有了反应。
    妈妈唯一能做的,就是任凭我摆布……「妈……我要吻你……可以吗……?」
    我故意问「好像刚才你没亲妈似的」
    妈妈装作生气,白了我一眼「好妈妈!」
    我故意大声地说「小点声,别让邻居听到!」
    「妈——」
    「好了,好了,……妈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妈妈脸红红的,既然得到许可,我不慌不忙的与妈吻了起来,四片湿唇相接,妈妈很自然的张开了嘴,我将舌头送进妈妈嘴裏,胡乱的翻搅,妈妈也顺着我,将舌头伸进他口中,母子两人彼此交换着唾液,吸吮着对方的舌尖,越吻越激烈,越亲越狂野……我们的舌头采用了各种可能的交战方式:搅拌,顺时针或逆时针交替使用;摩擦拍打,上下左右不停;还有将舌头都露在嘴外,互相用舌尖挑逗,对于这个方式本身我并不喜欢,因为它不够激烈,但这时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妈妈的表情,看见她仔细地盯着我的舌头并且专注地操控着她自己的舌头,我最喜欢的方式是引她的舌头进入我的口腔,然后我突然收回自己的武器,用嘴唇把她的舌头牢牢地吸住,吸住的部分越多我越兴奋,直到她皱起眉头,感到疼痛我才放开,然后再来一次,而妈妈也屡屡中招。
    而如果我的舌头在她的嘴裏,我则会尽量地钻到她的舌头下麵,那裏的味道是最甜美的,有丰富的唾液。
    我们就像配合默契的一对乐手,控製着音乐的行进,可快可慢,可紧可缓。
    「妈妈的口水……好甜……好香……」
    妈妈一手挽着我的颈子,一手则抓着他的臀部,她自然而然的将自己的私处往我的下体挺进,用布满耻毛的耻丘去摩擦我的阳具。
    「妈……我好爱你……我要……插你……」
    我喘着气在妈妈的耳边说,「我已经……完完全全地……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妈……知道吗……千万……别……辜负……妈妈」
    妈妈也一样激动了。
    我把妈妈头上的发卡解下来,妈妈一头黑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地散开,更增添了她成熟的韵味!我的手,从妈妈的胸脯摸到了下体,身子也重重的压在母亲身上。
    麵对儿子强硬的攻势,我妈很自然的张开双腿,期待着作为儿子的我第一次「侵入」
    ……我轻轻地摸準了妈妈的穴门,先用手指插到穴内玩弄一番,搞得妈淫水不断满溢而出。
    妈妈穴中搔痒无比,我粗大的阳物虽然已在穴门外待命已久,但却迟迟不肯插入,难以启齿的妈妈忍不住扭动着自己下体,不断地将阴门凑上儿子的肉棒……「妈妈下麵好湿……」
    「……别再整我了……快……快……」
    「快什么?我要妈妈亲口说出来。」
    我明知故问「快……快进妈的身体……妈妈需要你!」
    我摆好了姿势,臀部往下一沉,一根充满淫欲的肉棒直没至底。
    为了掩饰高潮的羞愧,尽管身体已经亢奋到了极点,但妈妈只能紧咬住双唇,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但汗水早已挂满了她的脸……「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不停的抽送着阳具,我妈妈咬住双唇的嘴发出阵阵闷声的呻吟。
    床在吱吱呀呀地有节奏地响起来!那是我和妈妈欢乐的乐章!第一回嚐到禁果的我,麵对自己深爱的母亲,一个伟大的女性,已经忘了什么叫怜香惜玉,也不顾母亲的身体是否挺得住,只管不停的抽送、抽送、再抽送……只因为性交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儿子……」
    妈妈无尽的呢喃声激起了我心底深处狂放的兽性,尽管房裏开着冷气,但我们母子俩仍搞得满身大汗,淫水沾湿了床单,我的阳具则塞满了妈妈的阴道……「十五……二十……二十五……」
    我心中默数着抽插母亲的次数,尽管过去只有手淫经验,我仍旧希望能给妈妈留下美好的第一次回忆。
    「妈……我快不行了……」
    妈妈一听,双腿紧紧地勾住了我的腰,双腿却将我的屁股钩得更紧,阴道更有意无意的用力一紧,暗示着我。
    我忽然感到后腰一阵阵的酥麻,下身那澎涨到极点的大鸡巴,终于忍不住的吐出第一道白色的浓浓精液。
    我快速地抽送着,妈妈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后的冲刺。
    终于「卜卜」
    狂喷出一股股元精,注满了多情骚妈妈的屄内,妈妈幸福地闭上眼睛,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体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我放纵着自己体内的原始性慾,随着我那根大阳具的抽搐,精液一股股地从龟头中冲出,浇进了妈妈那湿达达的嫩穴中。
    穴心突然受到儿子热精浇淋的妈妈,在发觉自己被儿子初精的灌射后,浑身瘫软下来,任凭我将全身所有的子孙浆,一道一道的灌注进来。
    失去抵抗能力她,潮红着脸,轻声呻吟起来!「喔……喔……好烫!」
    妈妈娇滴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妈妈如癡如醉的喘息着俯在我的怀裏,我和妈紧紧地搂在一起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然后我轻轻地给妈妈拉上被子。
    五分锺后,在床上,看着被子裏美豔的妈妈,我忍不住用手挑开她的秀发。
    还在娇喘着的妈妈看上去似乎很羞涩,我把她抱在怀裏,热情地吮吻着她的粉颊、香唇,双手频频在妈妈光滑赤裸的胴体乱摸、乱揉,弄得她搔痒不已。
    「妈,刚才你舒服吗?满意吗?」
    我说妈妈在被子裏羞怯而低声地说:「嗯,」
    妈羞得粉脸绯红。
    「你做我的老婆好不好?」
    「哼,厚脸皮,妈妈已被你骑了,你还羞人家。」
    怀中的妈妈笑着拉着我的手拉往她的腿根探了一探,那还有几分热气冒出的穴口,仍然是黏不啦搭的一片。
    「妈,你后悔了吗?」
    「傻儿子,刚才妈对着你张开双腿时,就已经决定要做你的女人了。
    既然当了你的女人,妈还能不让你骑吗?只要你愿意,妈妈就是你的女人。」
    妈妈抱着我的手臂,轻咬着我的耳根,软软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妈妈的老公了,你是妈妈的天,没有外人在时,你想对妈怎样,妈都依你,赶明儿个妈上街买些床单,将这张床变成成咱娘俩的鸳鸯窝,再让妈好好的侍候你这小冤家,你说好不好?」
    我幸福地看着妈妈──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个让我心乱的母亲?眼前的她,眼神散发出无限的春色,头上的秀发,因方才那场激烈的交欢而略显零乱,似张还闭的红唇,好像正等着情人的品嚐,依然突出的乳头、起伏不定的玉乳,告诉我,妈妈仍未跳出刚刚那场情欲的漩涡,这个让自己嚐到人生极味的女人,正期待着亲生儿子的另一次侵犯…「亲妈,何必等到明天,你的亲老公现在就想再当一次神仙…」
    我紧紧地把妈妈拥入怀裏,温柔地说道:「就让儿子我再好好的疼你一次…再让儿子让娘好好的爽一回吧…」
    这时,忽然从隔壁传来一阵床「吱吱呀呀」
    地有节奏的响声,还有女人「哎呦、哎呦,老公……啊!老公轻点!」
    的叫床声。
    (我们家隔壁邻居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八成是这对小夫妻在床上办事呢!)我和妈妈相视一笑,妈妈偷偷地笑着说:看来,今天不光是咱们母子俩在床上「为事」
    啊?!邻居还有一对小夫妻也在「做」
    呢!我在妈妈的下身轻轻的揉搓着,说「妈,隔壁人家夫妻都开始」
    办事「了,咱们娘俩也再来一次吧!」
    说完这话,我再次把妈妈拉到了被裏,迎头就是一阵令妈妈喘不过气来的狂吻,两手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索着…另一场肉的交战就要开始了:妈妈光着身子,双手紧紧地搂着我,搂得好紧好紧,仿佛怕我跑掉似的,在我的爱抚下,她全身优美起伏着,享受着刚刚才有过的有力的性爱。
    「妈,我爱你」
    ,一边说,我粗大而滚烫的阳具再一次地深深地进入了妈妈的体内!妈妈在我的抽插下不停地优美的喘息着,边娇声叫着我的名字,边爱抚我的后背。
    美豔迷人如仙女般的妈妈令我享受到人间难有的令人欲仙欲死的完美性爱。
    「我要永远做你的老公好吗,妈妈?我要天天和你做爱!不,每一刻都做!」
    我一边抽插,一边说。
    妈妈正在我身下承受着我一次一次的插进、抽出,正在欲死欲仙。
    妈妈媚眼如丝般地看着我:「就怕你没那么好的体力哟!」
    我们两人深情相对,会意地微笑。
    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中无数次的抽插美妙阴户后,终于精液要射出来了,在妈妈连续的娇吟声中,一场性爱的高潮来临了。
    我的腰一麻,精液又是一股一股地、有力地射进了妈妈的体内!妈妈在我的精液射入体内的时候,也「噢——!」
    的一声到了性高潮!我和妈妈盖上了被子,软软地搂在了一起,妈妈还在轻轻地喘息着,靠在了我的肩头。
    我把妈妈搂得好紧,因为:妈妈终于成了我的女人了!过了一阵子,我和妈妈搂在相互抚摩着说起了夫妻床头悄悄话。
    我说:「妈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吧。」
    靠在了我的肩头,听我说我就讲:一天,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白兔跑在大森林裏,结果迷路了。
    这时它看到一只小黑兔,便跑去问:「小黑兔哥哥,小黑兔哥哥,我在大森林裏迷路了,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
    小黑兔问:「你想知道吗?」
    小白兔说:「想。」
    小黑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小白兔没法子,只好让小黑兔舒服舒服。
    小黑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
    跑着跑着,小白兔又迷路了,结果碰上一只小灰兔。
    小白兔便跑去问:小灰兔哥哥,小灰兔哥哥,我在大森林裏迷路了,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小灰兔问:「你想知道吗?」
    小白兔说:「想。」
    小灰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小白兔没法子,只好让小灰兔也舒服舒服。
    小灰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又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
    于是,小白兔终于走出了大森林。
    这时,小白兔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时候,我问妈妈「你猜猜,小白兔生了一窝什么颜色的小兔兔?」
    「什么颜色呀?」
    「你想知道吗?」
    「想。」
    「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妈妈在我怀裏扑哧乐了:「小色鬼!」
    妈妈咬着我的肩膀说。
    「妈,咱们娘俩调情啊?!」
    我把妈妈搂在被子裏,小声问道。
    「你会调情吗?」
    妈妈笑着问「不会,妈,你教儿子调情吧!」
    妈妈笑了,白了我一眼:「哪有当妈妈被儿子骑上了身子,还在床上教儿子调情的」
    「好妈妈,儿子的好妈妈,」
    我撒娇「怕你了!」
    妈妈用手指点了我额头一下,然后又靠在了我的肩头。
    (请想一下,一个漂亮、妩媚的骚妈妈,光着身子被儿子搂在被窝裏,刚刚才和儿子「办完事」
    ,在现又得和儿子在被窝裏搂着调情!爽不爽!)「妈,儿子想问几个事」
    我一脸坏主意「说吧,你肯定没好事说!」
    妈妈白了我一眼。
    「妈,你是不是每个月15号来例假啊?」
    妈妈在我怀裏扑哧乐了:「小坏蛋!这种事你都问出口!你怎么知道妈每个月那个时候来事啊!」
    我亲了一口妈妈,说道:「每个月你来例假的时候,不都是把卫生巾丢在卫生间裏麵吗,每一次我都会记住你的生理日,还有啊,我每一次都对着妈妈带着血的卫生巾打手枪的!」
    「你好坏!」
    妈妈害羞的样子好可爱!”妈,以后你来例假的时候,儿子给你买卫生巾,好不好?”我轻轻地咬着妈妈的鼻子。
    「行啊,不过,你知道妈喜欢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吗?」
    妈妈调皮地说。
    「知道!妈妈喜欢用」
    护舒宝「的,对吧!」
    我很得意「是啊,妈一直都在用」
    护舒宝「,它特别的软,记得啊,小坏蛋:以后妈每次来事,你可一定要给妈买卫生巾啊!」
    「儿子一定记住!」
    我开始亲妈妈了。
    ”呀!妈,坏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忽然紧张起来。
    「怎么了!什么事让我们的大律师这么紧张?」
    妈妈将身体靠在我的胸口,轻轻地咬着我的肌肤。
    「妈,刚才太性急了,我忘记戴安全方位服务了!你会不会……」
    我真的好后悔没有用安全方位服务就骑上了妈妈的身体。
    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可是嘴角边的微笑出卖了她真正的想法:「就知道下麵硬了就要妈,要完了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事!你们男人啊,全是这个德性!」
    「妈,是儿子不好,儿子不该那么性急,儿子再想妈,也应当戴安全方位服务的,妈,我错了,万一要是怀上了,也没事!」
    我一边给妈妈道歉,一边右手在被窝裏来回地揉搓着妈妈那丰满的大屁股。
    妈妈白了我一眼,扑哧一下笑了:「瞧把你吓得那样」
    说完,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
    「你洗澡的时候,妈已经吃了避孕药了,没事的!」
    说着妈妈从床头柜子裏,拿出一盒「妇房爽」
    ,递给我看,「妇房爽」
    是一种新出的妇女用安全避孕药,(盒上标注的是哈尔滨爱特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2005年XX月XX日生产,有效日期到2007年02月17日),说明上说:女性在同房前三十分锺服用,三十分锺后起效,一次服药的有效期为六个小时。
    其中的两个药已经没有了,八成是妈妈吃了。
    「妈,那这盒避孕药……」
    我有点不明白这盒避孕药的来曆了。
    「噢,是妈的一个女同事,她关係跟妈挺好的,她老公在药厂当会计,是她送给妈的,说是新药,她和她老公房事的时候用,挺好使的,偷偷给妈拿来一盒,外麵药店卖还二十多块,她还以为我跟你爸还那个哪!」
    「放心了吧?!看刚才把你吓得那样」
    妈妈在我怀裏笑着说。
    「妈,以后咱们母子俩上床办事,你都吃这个吧!」
    我说。
    「行啊,不过,今天妈吃这个避孕药,是因为咱家的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你知道的,你爸好长时间都不回家一趟,回了家,晚上也像死猪似的,根本不理我。
    咱家那些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都没有用过,你今天不那么猴急,妈都想下楼去买一盒避孕套了,谁知你那么性急」
    「妈,你喜欢我用安全方位服务啊?」
    我的双手开始抚摸妈妈的小蛮腰的,好光滑的皮肤啊!「嗯,你们男的戴避孕套做爱的时间会长的,而且,避孕套进入妈的身体后,我会有一种充实感!哎呀,你轻点摸!」
    「妈,明天把那些过了期的安全方位服务全都扔了,然后咱们去买新的用,儿子保证让它一个都不过期的全用完,好不好?」
    「死样!」
    妈妈的小蛮腰被我摸得痒痒了,一边想挣扎,一边还想让我把她搂得更紧一点。
    我看着这个光着身子,被我搂在被窝裏的妈妈那羞涩而妩媚的样子,仔细看着妈妈那白嫩的脸颊,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被我吻得红红的嘴唇,如瀑布般地散开黑黑的长发,白皙的脖颈,光滑而雪白的肩膀。
    「看什么哪」
    妈妈看我出神地欣赏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看你呗!看我漂亮的妈妈!」
    我深深地吻了吻妈妈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
    「说真的,儿子,你说妈真的好看吗?」
    妈妈希望在我这听到她想得到的回答。
    「妈,我爱你!」
    看着她说话的样子,我不禁又亲了亲她。
    「人家问你呢!妈真的好看吗?」
    「好看,我的老婆!」
    我又在妈妈的耳边对她说「妈,你对于我来说,是最漂亮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美丽的女人!」
    妈妈听了,开心地笑了,用手锤打着我,「你好坏!你好坏!」
    「对了,妈,你为什么管安全方位服务叫避孕套呢?现在大家都叫它安全方位服务!」
    我总想问一些色色的问题。
    妈妈被我搂在怀裏,「妈年轻的时候,那时候还叫避孕套,当时用就是为了避孕,哪像现在你们年轻人用还为了防性病什么的,没有你们那么开放。
    那时候,有老公的,想和老公晚上亲热一下的,晚上上床的时候就让男的戴上,那时候还都是单位发的,质量也不好,用着用着,有的时候就破了,妈那时候还有几个女同事因为和老公房事的时候避孕套破了,怀孕的,后来还得单位开证明,到医院做人工流产,多坑人!」
    「噢,是这样啊!」
    我又长了见识!「咱再买的时候,得买质量好的,回头不小心破了,妈怀孕了,可怎么去单位开证明做人工流产啊!」
    妈妈嬉笑着说。
    「证明好开,妈妈你是部门经理嘛,可证明怎么写啊?这么写:」
    孙丽琴与其子上床办事期间,因避孕套质量不好,导致其母孙丽琴不幸中弹怀孕,特此证明,由其子陪同,到你院做妇科做人工流产,望给予协助。
    ‘呵~呵~「说完,我在妈妈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我看了看墙上的表:晚上七点十分了。
    我忙光着身体下床,打开了电视机,调到中央一台,《新闻联播》刚开始。
    「别凉着!」
    妈妈见我不穿衣服就去开电视,怕我着凉。
    「没事!」
    我低头调了一下声音。
    「刚在床上整的满身是汗的,小心点!」
    还是妈妈好啊!我忙往床上钻,但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我的头脑中,于是我站在了床边,没有立即上床,而是双手叉腰,双脚分开,把下体的那个部位冲着床上正在看电视的妈妈。
    「妈,你看!」
    我用手撸动着大鸡巴。
    大鸡巴刚刚「工作」
    过,现在正处在半硬半软的状态,我用手这么一步楞,慢慢的在我手裏开始变硬。
    妈妈看着我在她的麵前这么做,把被子撩开,示意让我进被子裏。
    我进了被子,妈妈被我一把抱在怀裏,刚刚才硬起来的的鸡巴,直挺挺的顶在妈妈身上。
    妈妈一下子用左手抓住它,一来一回地开始撸动。
    「你就不能让妈好好看会儿电视,又整的这么硬!」
    妈的眼睛盯着电视,手却在一下不停的动着。
    「妈,等一会看完电视,咱俩出动吃点饭吧,我有点饿了!」
    我说的可是真的哟!「刚在上床的时候,你怎么不饿?」
    妈妈边说,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
    「这么大的体力活动,你让我怎么不饿。
    再说了,在床上把你喂饱了,下了床,你怎么也让儿子好好补充一下啊!」
    「死样,等看完新闻的,咱们娘俩出去吃。
    你别乱动了,妈让你舒服一会,别射出来啊!」
    「听妈的!」
    就这样,妈妈被我搂在怀裏,靠在我的肩头,在被子裏轻轻地给我撸着鸡巴,而我就陪着妈妈看新闻。
    天气预报结束了,妈妈的手也不动了。
    「乖,起来穿衣服,出去吃饭了」
    妈妈吻了我一下。
    「那它怎么办?」
    我指着被子底下硬梆梆的大鸡巴。
    「等回来吧!」
    妈妈起身,穿衣服了。
    没办法,只好这样了!这顿饭我吃得特别香(八成是在床上累的!)出了饭店,我忽然想起避孕套的事。
    看旁边没有人,悄悄地跟妈妈说,「妈,咱们去买几盒避孕套吧?」
    「嗯,行,上哪买啊?」
    妈妈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四下看了看有没有人,小声说道。
    「跟我走吧」
    于是,我跟妈妈打了一辆的是。
    「俩位去哪?」
    司机问。
    「西大直街,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走」
    我对司机说(我和妈妈不能在自己家楼下的药店裏买避孕套吧!?得走远一点!我记得在汉广街的居民区裏,有一家专卖这类东西的性保健品店。
    )在车上,我悄悄地牵住了妈妈的手,妈妈看着我甜甜地笑了,没有反对,在车上,我们母子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
    到了性保健品店的门口,我让司机停下了车,车费一共花了二十二。
    付完车费,我跟妈妈下了车,司机看了我们一眼,又看了看那家性保健品店,好像明白了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一声不响地开走了车。
    这家保健品店叫「爱妻鲜花保健品专卖店」
    ,店麵不是很大,在一楼,是从楼房裏开出来的门麵。
    还在营业中,门口放着一张大大的牌子,上麵用红字写着:性保健品专卖,夫妻生活用品,男用‘延时神油’热卖中!!!「妈」
    我笑着指着那块大的牌子,示意让她看。
    其实她早就红着脸看到了那牌子上写的东西,「我还跟你一起进去吧?」
    她问。
    她不好意思了!「一起进去吧,这又不是什么犯罪,就是进去买点东西嘛!」
    「好……好吧!」
    妈妈红着脸低着头,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
    我和妈妈走进了店裏。
    店裏麵不是很大,也就是二十多米吧,看样子,原来是居民的住屋,后改成现在这个样的,临街的窗子上是暗色的玻璃,在外麵几乎看不到屋子裏的情况。
    一进屋,左右两麵是柜台。
    「要点什么?」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正在柜台看《晨报》(哈尔滨的一种报纸),见我们进来,抬头说道。
    「随便看一看」
    我答道。
    那个男的看到我身边还有一个女的,就不知声了,转身回身进了裏屋,不一会儿的功夫,从裏屋出来一个三十岁的女的。
    那女的长得挺好看,是笑着走出来的,「小老弟,要点什么?」
    大姐挺热情的。
    「随便看一看」
    我回答「没事,随便看一看吧,看上什么告诉大姐一声!」
    「这位大姐和你是一起的吧」
    她指着妈妈。
    「是,我们是一起的!」
    我忙抢着说道,妈妈的脸红红的,让外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大姐在一边不说话了,用眼睛观察,看我们要什么。
    我和妈妈在屋裏走了圈,原来右麵的柜台放的是避孕药啊、避孕套之类的东西,品种挺多的,还有女用的避孕套(你听说过吗?)左麵的那个柜台,放在大多是男用的延时液、延时油;女用的增加敏感度的快乐液、欢乐金宵之类的东西。
    还有各种各样的仿真的男女用性器具、性玩具。
    我笑着指着那些东西让妈妈看,妈妈其实早就看到了,她红着脸用手打了我胳膊几下,又紧紧地搂住了。
    那位大姐把一切看在眼裏,笑呵呵地说:「没事,别紧张,随便看看吧,我们这东西挺全的!」
    「安全方位服务有吗?」
    「有,要什么样的?要男用的,还是女用的?」
    大姐几步走到了右麵的柜台,拿出好几种。
    「这些是男用的,品质都不错,有带延时油的,做爱的时间长一点;还有带螺纹的;带浮点的;带橡胶小毛刺的,品质都不错的」
    「哪一种比较好?」
    麵对盒子上各种花花绿绿的图案,我开始发热了。
    大姐笑了「那就看你喜欢哪一种了?这几种买的人都挺多的」
    「都怎么卖啊?」
    我说「带延时油的12;带螺纹的和带浮点的15;带橡胶小毛刺的这种25」
    我低着头犹豫着选哪一种更好,那位大姐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你应该问问她,看她喜欢哪一种。」
    大姐微笑着指紧紧搂着我胳膊的妈妈说。
    「喜欢哪一个?」
    我低头轻声问妈妈。
    「你看着买吧!」
    妈妈看着柜台上各种各样的避孕套羞涩地说。
    「没事的,这又没有别人,自己喜欢哪一种就指一下」
    大姐说对妈妈说。
    「这个!」
    妈妈用手指了一下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安全方位服务。
    「这几种我全要了!再给多拿两盒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
    我说,(干脆全都要了,回家一种一种的慢慢试呗!呵呵~~)「女用的避孕套试过吗?也挺不错的!15块钱」
    大姐拿出一个小盒子,开始热心地向我们推荐。
    「这个怎么用啊?」
    我是第一次听说有女用的避孕套。
    「就是平时用的那种男用避孕套大几号,放到女方的体内,这样的女用避孕套比较薄,女方的感觉能舒服点。」
    (看来这位大姐好像用过这种女用避孕套哟!)「先来一盒吧」
    我想回家让妈妈上床试一试!「再看看别的吧!」
    大姐先一边用黑色的袋子把东西装起来,一边说道。
    「这些都怎么卖啊!」
    我指着左麵的柜台裏麵的东西问。
    「哪一个?」
    大姐走过去「这个!」
    我指着一个大大的肉色妇女用的阳具按摩棒说。
    「这个啊,85,实心的,硅胶做的」
    大姐笑着说,接着她又开始推荐另一个:「看看这个吧,也是硅胶做的,电动的!」
    说着她拿出一个跟那个一样的,不过这个的后麵有一根电线,连着一个控製开关。
    「多少钱?」
    我问「190」
    大姐从柜台下麵拿出两节五号电池,放到开关裏麵,打开开关,那硕大的阳具按摩棒一边嗡嗡地颤动,一边龟头部分还能忽左忽右地摇动。
    「这两个全要了」
    我说。
    「还要别的吗?」
    大姐一边给我把东西放到黑色袋子裏,一边问。
    「不要了,结一下账吧!」
    我开始掏钱。
    大姐用计算器算了一下,「344,你给350吧,再给你加一个男用的延时油和一个女用增加敏感度的快乐液」
    「行!」
    于是350元人民币成了人家的利润,我则有了一大包「床上用品」
    !「以后用什么东西就过来吧!过几天我们这要进点女式内衣」
    大姐一边数钱,一边对我们说「什么样的内衣啊?」
    妈妈很奇怪为什么这还卖内衣?「就是夫妻床上用的那种!」
    大姐把话说明白了。
    妈妈脸又开始红了!出了店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妈妈开始说我:「说好的,买避孕套的,这一下子买了这么多东西!」
    「等上了床,用上了,妈,你就嫌东西少了」
    我嬉笑道。
    「小点声!」
    妈妈左右看看没有人「你要死啊」
    妈妈笑了!「妈,这些东西足够在床上喂饱你的!」
    我看周围没人,于是在她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要喂还不是你来喂饱妈,死样!」
    妈妈看天黑了,于是开始挎着我的胳膊了。
    「妈,回家试试这些东西啊?」
    「试呗,谁怕谁啊!」
    妈妈把我的胳膊挎得更紧了,笑得更甜了。
    第二天早晨,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卧室的时候,我和妈妈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在被窝裏睡得正香。
    床头柜上,妈妈的丝袜和高根鞋上精斑点点;一个外麵粘有几根女方阴毛,而裏麵满是男人精液的女用避孕套,和四个盛有乳白色精液的避孕套堆在了一起;两根阳具按摩棒粘满了女性阴道的分泌物,放在一张卫生纸上;地上,几个被人用来擦拭过湿湿的卫生纸,被揉成团扔在了地上;床旁边的椅子上,搭着一件女式胸罩,一件男人的内裤和一件女人的T型丝质内裤被扔在了一起。
    这就是昨晚过后我和妈妈激战后的「战场」
    !正是从这时候开始,我和妈妈的关係完全变了!当我醒来时刚刚六点多,妈妈在被窝裏睡得正香,妈妈秀气的鼻子均匀地呼吸着,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容。
    被窝裏,妈妈全身都紧紧贴在我身上,像个小女生似的双手握着我的胳膊。
    我静静地欣赏着妈妈那美丽的睡美人般的样子!(那种感觉好幸福啊,终于占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然后看着她喜欢跟你在一起时那幸福的样子,尤其,这个女人是你的妈妈时!!呵~~)过了几分锺,妈妈身子动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
    「讨厌啊!早上一起来就看着我!」
    妈妈看着我正盯着她看,撒娇的搂住了我的脖子。
    「妈,你睡觉的时候样子都能迷死人啊!」
    我吻了妈妈额头一下。
    「只能迷死你这个小色鬼!」
    妈妈在我的鼻子尖上轻轻地点了一下。
    「亲一个!」
    我夸张地噘起嘴唇向妈妈吻去。
    「不要了!」
    妈妈嘻笑着把头藏进了被窝裏。
    「你还敢跑!」
    我不达目的誓不甘休!我也跟着把头伸进了被子裏,「不要啊,呵~~讨厌啊!!不要!」
    在被窝裏的黑暗中,妈妈一麵笑着,一麵用双手捶打着我,这样的结果是:双手马上就被我抓到了!「还敢跑吗?」
    在被窝裏,我笑着妈妈,「讨厌啊!呵~~不要啊!」
    被我抓到双手的妈妈依然不老实,还在笑个不停,脸左右摆着,不让我吻到她。
    「还敢反抗!」
    我左亲一下,没亲到,右亲一下,又没亲到,身子往下一滑,在黑暗中,轻轻地吻住了妈妈的乳房!「呀——!」
    妈妈在被子裏轻轻地叫了一声。
    那声音中有几分羞涩、几分幸福、几分期待!我轻轻吻住了妈妈的乳房,先是在乳房的四边上用舌头来回地轻扫着,然后慢慢地靠近乳晕,我用舌尖感觉着妈妈乳晕温度,「好痒!你好坏,讨厌啊!————」
    妈妈撒娇地说道。
    我可不管那么多,开始用舌尖轻扫妈妈的乳头了,横一下,竖一下,左一下,右一下,然后用舌头在妈妈的乳头顺时针扫一圈,再逆时针扫一圈。
    最后就开始用力的吮吸了。
    妈妈不笑了,但开始轻声呻吟了,「嗯~~~嗯~~~~嗯————嗯~~~嗯~~~」
    我双手伸到妈妈臀后,扳着她的屁股,身体向下缩了一下,把头伸到她的蜜穴处,伸出舌头,用舌尖抵在唇缝间,上下来回的舔着,并且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的指肚分别按压一片大阴唇,来回搓动。
    大量的蜜液从唇缝间拥出,流得我的手指和舌头上到处都是。
    妈妈在被窝裏上下挺动着臀部配合着我的动作,并发出酥爽的呻吟声:「哼………哼……」
    一会儿,我稍微抬起头,用双手扒开妈妈肥厚的大阴唇,但见阴蒂如黄豆般大小鼓着,一股淫液急速从阴道口拥出,流淌到菊蕾处,凝聚成滴,逐渐变大,掉在那蕩来蕩去。
    我伸手一掏,又把淫液涂抹到妈妈的臀部,借着淫液的润滑抚摩着。
    我又在把舌尖顶在妈妈的阴蒂上时,她发出一深长的「喔……」
    一声,并且舌尖每舔一下阴蒂,妈妈就「喔」
    一声,随之而来的就是身体一哆嗦。
    「喔……阿泉,儿子……妈裏麵好痒。」
    妈妈娇声说,双手不知不觉中已经温柔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把中指顶在阴道口,使劲往上一捅,整根手指滑进妈妈的阴道中,并被紧紧夹着。
    我用手指缓缓着在妈妈的阴道裏捅着,每一抽出时,都带股淫液出来,顺着我的手指,流到胳膊上,到处都是。
    「妈,你的水真多,流得到处都是。」
    「哼……哼……你这……小坏蛋,别……羞……我了,还……不是……你弄的。
    喔……,你……可以……使劲了,妈妈……裏麵好痒。」
    妈妈娇喘着。
    我于是加快手指抽插的动作,使劲的把手指往裏捅,撞击妈妈臀部一颤一颤的,并发出「啪啪」
    清脆的声音,就如爆竹一样。
    「妈,说你是不是骚货,是不是儿子的骚货?」
    我一边用手指捅着,一边问。
    「妈是骚货,妈是我儿子的小骚货,让儿子玩,让儿子操!」
    妈妈满脸通红、媚眼含丝地在我耳边说道。
    (第一次听到妈妈说这样的话,好爽啊)「哼……对……阿泉,再使劲,把……妈妈……的骚穴……捅爆。」
    妈妈随着我的抽插,「哼哼呀呀」
    呻吟着。
    突然,妈妈使劲用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大乳房,「啊啊啊……,快阿泉,妈要……要出来了,喔……快,上天了,呀……啊啊啊……流出来,呀……啊」
    妈妈身子向上一挺,下身的骚穴裏冲出一股股地淫水,她颤抖着身躯,双腿使劲夹着我的手,一会儿过了大约二分锺,她身子软了下来,,痉挛着爬在我身上,喘着气,「嗯……嗯……嗯……」
    我缓缓的抽出手掌,上麵覆着一层淫液。
    我笑了笑,擦去手上的淫液。
    渐渐的,妈妈缓和过来,抬起头,脸庞微红,眉眼含丝的望向我。
    我不由得又把我的美丽妈妈搂在杯裏!「妈,帮我口交好吗?儿子下麵还是硬邦邦哪!」
    我问被我搂在怀裏的妈妈。
    「讨厌啊!你们男人为什么总是喜欢我们女人帮你们含那个!」
    妈妈有点不好意思,我起身,站在了床上,在妈妈麵前,双手撸动着我的鸡巴,「来吧,妈!给儿子爽一下吧!」
    「死样!」
    妈妈笑了,向前移了一下那雪白的身子,红着脸跪在我腿间,双手开始轻轻地撸动着我的阴茎。
    妈妈先捋了捋耳边的发丝,然后一手握着我的阴茎,一手抚摩我的大腿,昂头轻轻地含住我的龟头,红红的双唇吸啜着它。
    我也开始慢慢地用大鸡巴在妈妈的嘴裏抽插着,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妈妈那红红的嘴唇裏进进出出,用舌尖上下舔弄我的龟头,妈妈还时不时边抬起头,微笑着向我抛过个媚眼,!我双手则伸向了妈妈那对丰满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四房播播开心色播_色五月女王来了图片_欧美色蜜桃_色播四间房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