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六章 故友归来

    时间:2018-09-03 叶天龙在宽敞的中军大帐中接待了天河新军的使者,一个相貌文儒的中年男人。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叶天龙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和身份,天河新军前锋营的参军维西尼。而这次前来的目的是想让叶天龙让一条退路给他们离开。
      「请大人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维西尼侃侃而谈,「我们将永远不再和大人为敌。同时也不再跟随张烈,从天河新军中脱离。」
      「只要大人答应放过我们,我们愿意从此放下武器,回家种田。」按照维西尼的说法,是因为他们这些本来就不是天河新军的骨干力量,也不受张烈的喜欢,作战时冲锋在前,而胜利的果实却被张烈的直系部队收穫,因此这些天河新军已经开始感动厌烦了。
      叶天龙不声不响,只是望着天河新军的使者,看着他在自己的大帐中发表着长篇大论。
      维西尼的声音终于停止了,他望着叶天龙,神情十分轻鬆,似乎是在等待从叶天龙的口中听到他预料的答案。
      叶天龙没有说话,将视线转到身边的计无咎脸上,后者正瞇着眼睛,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
      在维西尼的再次催促下,叶天龙收回了视线,笑了一笑,答道:「现在你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
      叶天龙停了一下,等到维西尼心神一振之后,才缓缓地说道:「放下武器,向我军投降!」
      「不可能!」维西尼断然道:「我想叶天龙大人应该不会忘记,我军还有四万多将士,足以和大人的军队一拚。」
      「困兽犹斗,大人可不要轻视我们的战斗力。」维西尼傲然说道,「逼虎跳墙,智者不为啊!」
      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笑罢,他凝视着维西尼,冷冷地说道:「好胆,敢来威胁我了!」
      他转而对计无咎说道:「告诉他,他们现在的处境如何!」
      计无咎应了一声,望着维西尼道:「你们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要打的话也是死路一条。」
      维西尼哼了一声,不服气地说道:「如果我军全力一击,大人的军队能够拦得住我们吗?」
      「就连小小的西顿镇,你们都打不下来,还想和我们大军对抗?」计无咎毫不客气地说道,「在西顿山地,你们一次出动交战的正面队伍只有六千人,再多也没有用。」
      「更重要的是,你们天河新军将士随身携带的粮食是三天的份量,能够给你们提供粮草的供应的大营已经被我们攻佔,现在你们身边的粮草最多可以再支撑一天的时间。但没有吃饱喝足的士兵能够发挥多少的战斗力呢?」
      计无咎的话好像利剑一般刺中维西尼的心脏,维西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和面前这个天龙军团随军参谋一样。
      「回去告诉你的主将,马上投降的话,我可以饶他一命。」叶天龙魄力十足地向维西尼说道:「不然的话,明天就是你们的末日!」
      维西尼呆立了一下,头上冒出了一丝冷汗,猛地一咬牙,他直视叶天龙的眼睛。
      「叶天龙大人,怀有必死决心的人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四万的将士上下一心,以必死的决心作战,你知道哀兵必胜吗?」
      「哀兵必胜吗?」叶天龙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虎目中射出森寒的冷电。
      站在面前的维西尼马上感受到一阵杀气有如裂岸的惊涛直压向自己,他一边运气护住自己的身子,一边傲然道:「听说大人击败了帝都的无敌剑客,难道大人现在也想让在下见识一下大人的惊世武技吗?」
      叶天龙冷哼了一声,「看来你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啊?」
      维西尼自信地回道:「我不但对自己的武技很有信心,而且对我们四万的将士都很有信心。」
      「那就表现出来给我看看!」
      叶天龙冷喝一声,也没有什么作势,仅仅是踏出一步,将手放在自己腰间的神器烈火剑上。一道强烈的剑气油然而生,如同有形质的利剑一般向维西尼的脸面。
      维西尼显然没有想到叶天龙会有如斯的武技,心神摇动,不禁退了半步,才将局面扳回来。
      自从青峰山一役之后,叶天龙解开了自身的秘密,也从那三个倒楣的神灵身上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加上失去柳琴儿的刺激,让他知道只有强大的实力才可以保护身边的人,所以,现在他的功力绝对是以跳跃式的前进。
      维西尼刚刚稳下阵脚,马步扎下,正準备反击的时候,叶天龙已经斜上一步,庞大的劲气从他的身上涌出,牢牢地锁住了维西尼的身形。
      维西尼不禁感到一阵心寒,叶天龙仅仅是踏了一步,就把自己所有可能的变化锁死了,这种棋差一招,束手束脚的感觉真是可以让人发疯的。
      不管是精神和气势,维西尼已经完全被叶天龙压制住了,除了咬牙苦苦支撑外,维西尼已经分不出心来考虑如何回击叶天龙。
      冷汗从维西尼的额头上不断冒出来,他试探性地伸出一只脚,却见叶天龙毫不为此所动,依然淡淡地望着自己,那视线刚好是自己下一步的方位,真是有如一盆冷水浇到头上。
      维西尼暗暗歎息了一声,只好收回脚,往后再退了一步。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感到自己无法再承受那笼罩在自己全身的强大劲气,如果再强行支撑下去,自己一定会吐血的。
      就这一步,好像是从地狱到了天堂,维西尼马上感觉到週身的庞大潜力全然没有了,那直透五脏六腑的劲气也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蹤。
      没有想到自己的武技和叶天龙的差距有这么大,维西尼不禁脸色灰暗,暗暗歎息一声,垂头丧气地说道:「罢了,罢了!」
      叶天龙收回劲气,淡淡地说道:「没有实力,就算再有决心也是白搭的!」说这个话的时候,他自己的心中也不禁泛起一丝苦涩感,但很快,他就把这个念头赶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现在对于他来说,如何实现预定的目标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维西尼抬起头来,欲言欲止,半晌才喃喃地说道:「在我们中间比我高明的好手比比皆是,胜了在下并不是什么大事。」
      「好!」叶天龙双手一撑案几,对维西尼说道:「如果明天战场上你们四万将士中有人能接下我的三招,我就让你和你部队全部安然离开。」
      这一番话让维西尼呆若木鸡,不但是维西尼,就连旁边的计无咎也是大吃一惊,自己的主帅怎么老是冒出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念头来呢?这样的事情可真的超过自己的预算了,想来想去,也没有一个人会把这种事件也列入预算的。
      现在本方已经完全掌握了战局,可以说是胜券在握,可是叶天龙居然横出一招,提出这样的建议来,简直是胡来!
      「大人!」计无咎忍不住踏前一步,想要提出自己的异议,但叶天龙根本不让他有发表的机会,将手微微一摆,眼睛盯着神情古怪的维西尼。
      「你可以回去了,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你们的主将,如果你们没有人可以出来应战的话,那么就老老实实地向我投降吧!」
      维西尼眨了一下眼,突然神情一变,眼中更是闪过一道异彩,接下来他的举动就让叶天龙和计无咎全部吃了一惊。
      「大人,果然是豪气干云,有天生的霸主之气啊!」
      扑通跪倒在地上,维西尼神色十分恭敬地向叶天龙行了一个大礼,然后说出了让当事人和旁观者全部大惑不解的话。
      叶天龙很快回过神来,走到维西尼的跟前,不动声色地说道:「你先起来吧。」
      维西尼恭敬地应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他对叶天龙说道:「在军中的时候,就听两位周将军一直对大人十分推崇,现在亲眼见到大人,果然是如此啊!」
      「那你这次来……」计无咎在一边已经听出一点眉目,出声询问道。
      维西尼闻声行礼道:「在下正是奉了两位周将军的命令,前来向大人稟报,两位周将军愿意带着自己的部下投效大人。」
      「哦,转变得好快啊!」叶天龙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都是我的错。」维西尼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看看大人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周将军他们这么推崇,所以……」
      「周将军?」叶天龙反问道,「他们是什么人啊?说起来好像对我的情况很了解一般的。」
      「喔,真是糊涂啊!」维西尼有些忘形地一拍自己的额头,「周将军他们就是天河新军的先锋营左右偏将,他们让我来的时候,让我转告大人,他们的本名是周明和周亮,还让我和大人说一句话,可否还记得西江的故友?」
      「周明、周亮?」叶天龙的身子猛地一震,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儿时的玩伴居然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之中,真是难以置信。
      接下来的谈话就变得十分简单了,周明和周亮正是这一部分天河新军的指挥官之一,原本就不属于张烈直系部队的他们在知道自己所交战的物件居然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叶天龙时,就马上决定要投奔叶天龙。
      但其他的天河新军将领则还是犹豫不决,作为周家两兄弟亲信的谋士,维西尼也在其中做了不少的工作,加上连战不胜,终于让其他心怀疑虑的天河新军将领同意了周家两兄弟的提议。
      只是自认谋略过人的维西尼在来见叶天龙的路上,突然想到要试试叶天龙,看他到底值不值得自己为其效命,这种念头一起,便马上佔据了他的心,所以才会方纔那样的举动。
      没有想到事情变得如此,叶天龙心中大喜,他略一盘算,便马上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亲自前往天河新军的营地,去会见周明和周亮两兄弟,同时收服天河新军的将士,将他们编入自己的军团。
      计无咎和其他的将领虽然都是持反对意见,因为现在就凭维西尼的一面之词,作为一军之主的叶天龙就轻身前往敌人的阵营,实在有些轻率了。
      就连范铜也不同意叶天龙的决定,虽然听到这个消息他也感到十分的兴奋,但他对于已经是自己敌人的旧日好友还是不能完全相信的。
      可是叶天龙的决定已经是不可更改。消息很快传到了于凤舞和晨月她们的耳朵里面,对于叶天龙要前往天河新军的阵营收服敌军的决定,她们却表现出和别人完全不同的态度。
      「公子为什么一定要去呢?」绾贞的话代表了内府很多人的想法。
      「不要担心,天龙会没有事的。」于凤舞微笑道,「现在这样的局势下,这些被困起来的天河新军不敢对他有什么别的念头。」
      晨月也笑着解释道:「妹子你就宽心吧,我们家的爷可不是傻子,就算是最差的情况,这是敌人的阴谋诡计,有辛西雅大姐她们的保护,加上他的身手,绝对可以平安回来的。」
      辛西雅也在一边说道:「各位夫人放心,我们姐妹一定会保证公子的安全!」
      叶天龙带着辛西雅她们出发了,随同的还有范铜,以及龙灵儿和她手下最精锐的五十名近卫团战士。有这样一班人马,就算是千军万马也可以杀个来回了。
      虽然于凤舞和晨月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安慰身边的姐妹,但她们在叶天龙带着辛西雅离开后,眼中还是闪动着难以言语的神色。
      相视了一下,晨月突然说道:「大姐,我还是有些担心啊!」
      于凤舞不禁轻歎了一声,道:「我也是一样啊。不过天龙他这样做,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对他的儿时玩伴有着很大的信心。」
      突然,她的神色一凝,只见计无咎匆匆忙忙向这边行来。
      「夫人,庆计大人和王猛将军已经带着士兵出发了,他们会潜伏在离天河新军不远的地方,等候大人的回来。」
      看到叶天龙只带着七十骑的人马进入到自己的营地,天河新军的将士全部为之震惊和钦佩。叶天龙这一手马上赢得了他们的心,对待投降的敌人,一个主帅居然可以这样的信任,这份知遇感足以让所有的天河新军一改六神无主的表情。
      其中周明周亮两兄弟是最为高兴的,叶天龙这样的举动更加证实他们的选择是多么的明智,而且也说明了叶天龙对他们的信任。
      在天河新军的营地,叶天龙会见了天河新军先锋营所有的将领。这是一次规模很大的会议,凡是百夫长以上的人全部出席了。
      会议上,叶天龙是谈笑风生,给这些将领大大的定心,有些心中还存有别的念头的人也开始转变了。
      正在说话之间,龙灵儿突然从外面进来,在叶天龙的耳边轻声道:「那个家伙图谋不轨!」叶天龙一看,原来她说的是秦,便微微点头。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愿意加入我的军团,我将会非常高兴。如果说不想加入我的军团,那么可以从军中退役,我会发给一笔遣散费的。」
      看到叶天龙突然站起来说出这样的话来,所有的天河新军将领都为之一惊。叶天龙的眼中射出锐利的神光,从天河新军的将领面上缓缓看过。
      「至于另有打算的人,我一定会奉陪的!」
      秦的心脏不争气地跳了两下,突然间感到一股杀气将自己的身子笼罩起来,便知道大事不好,他猛地从席上跳起来。
      「我绝不会投降你这个家伙的!要和你决一死战!」
      大声地咆哮在整个帐中迴响着,可是秦失望了,原本几个和他有同样想法的将领没有动身的迹象,而且他事先安排埋伏在外面的亲兵也没有动静。
      「是吗?」
      叶天龙缓缓走到秦的跟前,「要和我决一死战吗?」
      他说的时候,手抚上了腰间的神器烈火剑,慢慢拔出来。
      秦突然发现了一件恐惧的事情,他的身子在这一瞬间好像不属于自己了,一股怪异的劲气将自己的身子牢牢地封住了。
      「难道是这个男人吗?」冷汗从秦的额头冒出,他已经感到叶天龙身上的杀气浓得都可以看到了。不过他没有猜对,真正用劲气封住他的另有其人,那就是站在叶天龙身边不远的那个美丽少女。可以说,现在秦面对是龙族的特级高手和叶天龙的联手,即便是十大高手来此,也不一定有胜算,何况是身手勉强算得上一流的他。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身影出现在帐门处,随之而来的是数十具天河新军士兵的尸体,大家一看就知道是这些尸体都是秦的亲兵。
      叶天龙那强大的气势完全将秦的意志压制了,这是非常奇怪的感觉,好像此刻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不是一个人,而是掌握生死的神。
      这时候,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天河新军众将不禁大骂起来,纷纷指责秦在当初商议的时候不提出来,却在这个时候弄些阴谋活动,这不是把大家送入死地吗?
      「言而无信,图谋不轨!」叶天龙说罢,挥手一剑便将秦的脑袋砍了下来。
      秦没有头的尸体和那些亲兵的尸体全部被周明唤来的士兵拖出去了,血迹也被擦得乾净了。但叶天龙这一下的表现却是让天河新军的众将噤若寒蝉,再无二心可生。
      「现在还有谁想退出去的话,可以提出来,我一定会让你安全地离开,而且外加一笔安家费。」
      「末将愿意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所有的天河新军将领全部伏倒在地,齐声说道。能如此轻易杀掉身手不错的秦,他们都认识到叶天龙的武技远在自己这些人之上,而且叶天龙的亲身来此受降,说明了他过人的心胸和胆略。作为战败的人,能够受到如此的礼遇已经是让他们感激涕零了。
      加上这几次以少胜多的用兵,更是看出了叶天龙的实力雄厚,在这样的乱世之中,跟随实力强大的一方才是明智的选择。
      随后,叶天龙马上派人向西顿的左岛近通报了这边的事情。
      当晚,叶天龙就住在了天河新军的营地,而他的护帐卫队就是让周明从天河新军中选出来的四百名精壮士兵,这一点更是让这些天河新军将士对叶天龙死心塌地了。
      这一夜,叶天龙、范铜和周家的两兄弟把酒尽欢,彼此谈论着早年的旧事,快乐无比。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四房播播开心色播_色五月女王来了图片_欧美色蜜桃_色播四间房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